從中美貿易戰看,民主與共產之爭

文|辯政編輯部

中美貿易戰之前,可追溯至2000年的美國,為了透過經濟開放促成中國的民主化(對華議案附加了鼓勵法治與民主),由總統柯林頓所簽署給予(江澤民時期)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法案」,加強給予中國政府最惠國的待遇的正當性。美國當初用美國經驗、中產階級帶動中共民主化改革的觀念,從現今所發生的事情看來,中共並未隨著經濟開放而逐漸走向民主。「中美貿易戰」,我認為是川普政府修正中美關係美國失利」,以及對於經濟推動民主化經驗的失敗,因而將主軸拉回原點的必要之舉。只不過當今的美國與中國之間的制衡關係,不同以往,中國市場掌握了美國商人的命脈,對於當今的美國具有一定的威脅性。反共民主化轉介到經濟推動民主,再到利己保守主義抬頭,因而修正路線而出現的「中美貿易戰」,加上近年來彭斯的公開談話,可看出美國推動民主化決心不變,變的是路線,他們不再以美國經驗去看待中共的內部問題。

歐巴馬時期,歐巴馬政府強調中美,「競爭且合作的互利模式。」歐巴馬政府透過戰略與對話的手段,表面上與中共看似達成多項經濟與戰略、環境面的共識,實際上中國政府對於美國商人在中國的投資限制以及進口配額等保護主義法律使得美國商人要求美國政府正視中國的貿易堡壘。隨著2008年的經濟海嘯,以及國際聲浪的影響,「美國是否真的仍然還是第一?美國輸中國了嗎?」的質疑便在美國開始出現,即便數據看起來,美國依然處於老大哥的位置,且在中國的軍事費用的支出仍然遠不及美國,仍然讓美國人民產生了錯覺(根據2008年民調機構蓋洛普量化結果顯示),我認為此時期可慢慢看出「永久正常貿易關係法案」以及美國商人依賴中國市場所造成的問題,驅使當今美國政府得開始收拾難以挽回的成本。

當年江澤民與柯林頓,美中關係交好的珍貴畫面。
當年江澤民與柯林頓,美中關係交好的珍貴畫面。(圖片來源於網路,點圖可連結至來源)

美中貿易法案一直都處在雙方貿易上的不平等的位置,美國為了政治考量付出了經濟上的利益成本,例如:中國政府常要求外國企業交出軟體的開放性原始碼,更進一步面臨交出加密數據密鑰的要求,嚴重影響外國商人的智慧財產問題以及更加困難的在中國進行投資。而2015年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發表了《中國製造2025》以及組建《中國製造2025》戰略頂級領導機構,等針對中國產業的新概念,更是影響到美國的經濟和政治安全。這也讓人開始質疑,歐巴馬政府所強調的合作互利模式,是否真的起到了作用?

隨著政權轉移至川普政權,川普「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口號,看來是1980年代以來製造業殞落以及中美經貿合作失利的最佳寫照。川普一改前朝政府強調與中國之間的兩大國競爭合作並行的互利路線(實際上並未真的互利)。美國總統川普認為:「對華貿易嚴重威脅美國的利益,並決定對中國徵收懲罰性關稅,以及發動備忘錄根據《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正式對中國啟動對於智慧財產以及技術轉移是否遭受中國片面性不合理和帶有歧視的政策而受影響,以及對美國商業造成嚴重的負擔。」

中國始終否認自己有剽竊和非法轉移美國技術的說法。但是美國仍然提出多項關於美國智慧財產權受到中國非法盜竊的指控的證據。例如:前美國國安局局長基斯·亞歷山大對於中共雇用「黑客、間諜」剽竊美國軍事情報等等的指控。

G20川習會後,川普歡喜宣布將無限期推遲新的關稅(圖片取自網路,點圖可連結至來源)

雙方各說各話,筆者認為中美貿易戰是實質性的國際政局問題,也是繼蘇聯冷戰以來,民主和共產再一次的新冷戰形式。中國雖然堅稱不怕美國打,但如今看來的確是國際笑話。中國自1970年代以來由鄧小平所進行的改革開放政策,以優渥且低廉的勞動力以及龐大的市場吸引外資進行投資,同一時期的美國正在進行前所未有的後工業時代轉型,工廠以及資本向亞洲以及第三世界國家轉移。中國在此背景之下創造出了所謂的華人的奇蹟,但是技術創新不足以及過度仰賴出口以及中國境內農村都市間貧富嚴重差距等經濟現狀,實際上限制了中國的發展速度,加上近幾個月「香港反送中運動」以及中共當局對於國內豬瘟問題的處理,讓人不經懷疑中國真的有崛起嗎?

我認為一個所謂經濟實力強大的國家,是不可能單單只因為美國關稅的提高就在貿易戰中閃電落敗,從貿易戰的角度來看中國的確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且反送中事件的延燒以及遲遲未對香港有大動作的鎮壓,不難看出香港仍然掌握著中國重要的經濟命脈,筆者認為深圳取代香港的口號看來只是當局者為了穩定民心所喊出的口號,前重慶市長黃奇帆以下的這番言論:「「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存在的意義不能只用GDP來衡量,有關深圳取代香港的說法是「小兒科言論」。」更是破除了很多中國人民的幻想,忽略深圳和香港的人口基數,單看GDP的確是很大的謬誤。從黃奇帆的論點和中央說法不一致的情況,也能看出中共內部派系不一致的情況。而美國方面,除了藉由香港問題以及懲罰性關稅,加上彭斯近年來的談話以及川普政府對於貿易戰談判一再與中方斡旋曖昧,不難看出美國使中國民主化的決心依然不變,改變的只是路線。

Facebook Comments
by 辯政專稿

讓我們透過多方討論和對話,對於已知的事物進行再詮釋和再認知,對正在發生的事件進行批判性的邏輯思考,讓歷史脈絡和現今發生事件進行構連,發生對話。理性討論,時事求是,多方對話,直指人心。我們是 辯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