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投擲催淚彈對2019年區議會選舉之影響

香港反送中事件,從去年(2019年)六月至今,已經一年有餘,但是香港依然還沒有放棄抗爭,抗爭仍然持續進行,在這當中,還經歷了區議會選舉,選舉的結果也與以往完全不同,所以此次我們想來看看是否在此次的事件當中,有著不同的影響因素。

縱看香港區議會歷年的選舉議席席次(圖1),從中可以看出,泛民派(棕綠色)自2015年以來,都是處於議席席次為少數比例的狀態,其中只有2003年時泛民派的席次突破150個席次,而這個原因也在於2003年時爆發了SARS事件以及基本法23條的立法衝突。其中基本法23條的立法衝突,本質來說與2019年所遇到的是一樣的事件。但在2015年時爆發了雨傘運動(真普選),卻沒有像2003年一樣有著議席席次上的增加,而這也是我們所要探討的主題。因為以歷年來看,一般而言選民的投票取向,都不太受政治的大環境影響。


圖1:香港歷年之兩派議席席次數量「來源於端傳媒」(綠:泛民派、紫:建制派)

2019年區議會選舉的結果(圖2),泛民主派取得壓倒性勝利,而香港研究員選舉的專家學者,都把這次選舉的結果,歸因於反送中政治事件的爆發,港人普遍對香港政府有反感而將票投予泛民主派。 在此次的事件中,我們可以看到抗議的事件頻繁,遊行的次數非常之多,不難看出這樣的抗議活動,實質上一定程度也影響港人對於投票的取向改變,但是有著2015年雨傘運動的經驗上,一般的抗議、遊行活動,也並不會對於投票取向有太多的改變。

圖2:2019年區議會選舉之兩派別議席之比例,來源於網路(黃:泛民派、紅:建制派)

然而我們在此次的反送中運動中,有一個比更特別不同的事情,讓許多新聞媒體報導(圖3),也就是香港警察的擾民行為。在此次港警與示威者的衝突當中,港警們投射出許多的催淚彈來震攝示威者,其中不乏有許多問題之發生,像是投射進一般住戶之區域、百貨公司…等無法讓一般民眾苟同之事。這樣的結果也可能導致民眾對於投票的取向產生較大的轉變。

圖3:新聞對於催淚彈擾民的報導,來源於網路

因此在此的研究報告當中,我們將以數據以及GIS香港區議會地理圖來做分析,以此查看是否香港警方施放催淚彈有對2019年區議會選舉的結果有著一定程度的影響。研究的使用的變項有:

  • ‧2015年兩派得票率
  • ‧2019年兩派得票率
  • ‧各區所得中位數
  • ‧各區老化指數
  • ‧各區平均大專以上教育人口百分比
  • ‧2019年6月至12月,各區警民衝突(發身淚彈情況)次數(357個地點)

首先我們將所有地點匯入之後,以雲密度分佈圖打開,約500公尺為距離來查看大概影響香港整個地區之分佈地圖(圖4)。

圖4:催淚彈投擲地點之500公尺雲密度分佈圖

我們能夠發現幾乎所有催淚彈與爆發衝突之區域,都發生在中西區、灣仔區、油尖旺區以及九龍城區,另外這些地區也是香港重要的交通樞紐。於是我們來看一下2015年的香港區議會選舉泛民、建制兩派議席分佈,再來比較2019年香港區議會選舉泛民、建制兩派獲選分佈(圖5)。

圖5:香港區議會選舉泛民、建制兩派議席分佈(左:2015年與催淚彈地點、右:2019年)

因為所有的事件都發生在中西區、灣仔區、油尖旺區以及九龍城區,所以我們將範圍縮小至這幾個區域,由各小區的分別投票為計算單位去做分析。

圖6:2019年香港兩派選舉得票率與其他變項之回歸分析(左:泛民、右:建制)

從上圖(圖6)的回歸分析當中,跑出的結果可以發現,兩邊的R2的解釋力偏低,連一成都不到,另外其他變數亦都沒有任何顯著性,於此我們能夠發現這個分析是完全無意義的,因為連其他的社會經濟變項都是沒有任何關聯。

所以我們就想了另外的方式,我們使用2019年的所以變項資料去與2015年的所以變項資料相減,以此得到兩屆選舉之間的變化率,用變化率的方式在與催淚彈與之分析,從中看出變化上有沒有關聯,下圖為分析的圖(圖7)。

圖7:19年15年香港泛民變化率與其他變項變化率之回歸分析

上圖(圖7)當中,R2解釋裡有四成六左右,另外能夠看到老年指數(15/19老年指數)、教育變化(15/19專上教育比例變化)以及所得變化(15/19所得收入之變化)都是有顯著性的。以此來看,我們從變化率來上可以得知,泛民主派得到越多選票增加之地方,老年指數來看,年輕人投給泛民主派的意向是更高的,這也與我們現實中看到年輕人多半會參與遊行、示威,是相符合的。另外教育變化上是正相關,所以泛民主派得到越多選票增加之地方,學歷越高的人投給他們的比例愈高。最不同的是所得變化,基本上是所得越低的人,越會投給泛民主派,也可以顯示出香港社會普遍對於社會現況的不滿。

圖8:19年15年香港泛民變化率、老年變化率與催淚彈之回歸分析

上圖(圖8)當中,R2解釋裡有四成左右,另外能夠看到老年指數(15/19老年指數)與催淚彈(各地區域之催淚彈數量)都是有顯著的。以此來看,我們從變化率來上可以得知,泛民主派得到越多選票增加之地方,催淚彈的數量也有正相關性的。

結論

我們可以從這次的研究當中發現,有許多與社會現況相府之現象,譬如年輕人投給泛民主派的意象較高、所得收入上也是反映出普遍民眾對於社會現況之不滿,所以想要轉投票給予泛民主派,而教育變化上,其實也不只有底層民眾支持泛民,研究當中可以看到,學歷越高的港人也因為這次事件轉換投票陣營。最後是我們的主要命題,更可以確認,催淚彈投放愈多的區域,愈多人的會因為此項事件,而投給泛民主派。這也可以看成是香港政府試圖將示威遊行帶來的生活不便轉嫁給示威者(這也是香港2015年處理雨傘運動所運用的策略),而警察在各區施放催淚彈以及處理示威遊行的問題,所表現出的過度暴力的行為,反而令香港市民認為香港政府對他們的生活造成不便。

因次,我們可以得知,此次的反送中運動上,示威遊行當然起到了一定程度上對於香港社會民眾在投給泛民主派上一定的催票效果,但是就像我們一開始的論述一樣,香港社會以歷年來看,一般而言選民的投票取向,都不太受政治的大環境影響。所以催淚彈分析上所出現的顯著與正相關,更讓我們可以確定,在許多民眾的投票取向上,會因為催淚彈而有不滿,侵擾到正常的生活,轉而投票給泛民主派,這也是香港政府在應對是次反送中運動的策略失敗,造成香港歷史上史無前例的高票,以及泛民主派的大勝。

參考文獻與資料 

  1. 香港選舉委員會(香港歷屆選舉資料,2015、2019)
  2. 香港政府開放資料(香港區議會選區 SHP)
  3. 香港社會經濟資料庫(香港歷年各區社經人口資料)
  4. 香港催淚彈抗爭地圖(Google Map)
  5. 工具使用:Geoda、Google Earth、qGIS轉檔
  6. 最後感謝與我共同製作此篇文章的香港人程同學。

Facebook Comments
by Wei

現為菸酒生,壓力大所以喜歡做一些好玩的事。喜歡玩一些大數據分析,從數據中了解問題的本質與根源,也喜愛關注兩岸問題,從一些微末細枝的小事當中,猜測可能性的事實。